六度小说网

1922、水帘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1922

    没有了翅膀的鸟人,看上去和人类差不多。

    后面的路程,应该都是靠走了,布谷和布源肯定不想暴露行踪。

    进入深山之后,童心兰发现这里其实环境挺不错,山清水秀,比霍尔巴那个兽族寨子的生活环境还好,但发现这里并没有兽族盘踞,也没有蛇族的影子,这倒是很奇怪的事情。

    布源对这里极其熟悉,带着大伙儿绕着路,到了一处比黄果树瀑布差不多了多少的瀑布处。

    鸟人们踏入水中,拉着童心兰和方慧清不断往前走。

    这瀑布后面,怕不会是一个水帘洞吧!童心兰想到,毕竟走过水路是能洗掉气味的,能够让跟踪者彻底失去方向。

    而很多人,根本不会想到如此湍急的瀑布后面会有一个水帘洞,更不会有人想到,那么讨厌被水淋湿翅膀的鸟族人,会去钻瀑布。

    当然,这也只是童心兰的猜测,一切,都得一会儿再去验证。

    布源忽然展开翅膀,劈开了往下落的瀑布,把童心兰一把推了进去,而后面的其他鸟人鱼贯而入,布谷更是拉着方慧清直接进去了。

    这瀑布后面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空间,大伙儿都展开了翅膀,往上飞去。

    这个瀑布果然够大、够高,在悬崖居中的位置,有一个山洞,如果不是水枯干了,谁会发现这里面有个山洞呢?

    一般人也很难往上爬,因为石壁长年累月被水流冲刷,早已经被磨平了菱角和突起,没地方让人抓住借力不说,石壁上还长满了青苔。

    那个洞,若不往上爬一段,根本发现不了。

    没有翅膀,也很难飞上来,这个悬崖着实有些太高了,近看,比黄果树瀑布高大太多了。

    虽然布源浑身羽毛都被瀑布冲刷了一遍,但是他是一只固执的鸟人,他甩了甩翅膀,依旧坚持自己带冷心兰,不让其他的鸟带她飞。

    他果然把冷心兰的知识看得很重呢。

    布源把童心兰带到上方洞穴之后,轻轻的把童心兰放在了地上,生害怕把她摔着了。

    见他这般,冷心兰应该是不解的,所以即便明白为什么布源前后表现为何这么大差别的童心兰,也装作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方慧清可不懂,也不明白,她只是妒忌,明明是她更漂亮,为什么那个野蛮的鸟人却看上了冷心兰?

    果然鸟人的口味她搞不懂,不过,不怕,他只是被冷心兰的表面蒙蔽了而已,以后,这个打了她的鸟人,肯定也会像郭云帆一样,甩了冷心兰,不要冷心兰,只要她,到时候,她要这个男人向她道歉,跪着向她道歉。

    “啪”

    “啊!”

    布源动作很快,若不是童心兰动态视力不错,根本没注意到他踢了一颗石子儿到方慧清额头上。

    方慧清的额头中心被划破了皮,一丝鲜血流了出来。

    “弟弟!”布谷立刻上前,伸出舌头把方慧清额头的血珠子舔干净了,好在本就是很浅的擦痕,所以后续也没继续流血。

    布谷指责道,“注意分寸,我说过,别流血,虽然这里很隐蔽,能够避开兽人和蛇族的追踪,但是,万一呢?”

    布源也没因为布谷的批评而发火,反而颤抖的抱着双肩道,“哥哥,你说的是,我以后会注意的,我只是,我只是受不了那个女人看我的眼神,每当她那么看着我,我就会想起她生气后让人宰杀我鸟族的模样。”

    “哎,弟弟,你放宽心,那……那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两兄弟聊着天的时候,没人注意到方慧清开心的笑颜。

    这个鸟人舔了她的额头!

    这个鸟人肯定是喜欢上她了!

    刚才不让其他的鸟人抱她,她就该发现他对他有意思了的,男人嘛,只要女人给点笑脸,就能收服。

    刚才,这个鸟人还因为那个鸟人伤了她生气了,把那个鸟人骂得瑟瑟发抖呢!

    虽然听不懂鸟语,但方慧清相信自己的观察力,她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她肯定每猜错。

    童心兰懒得看方慧清,垂下头,拧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

    好吧,这一刻,她承认,冷心兰的确有被人仇恨的理由,虽然笔记本上的知识是被方慧清偷走的,但,如果一开始,冷心兰记着抢男友之仇,不去教会方慧清说兽语的话。

    后面,很多事情就不会发生,方慧清完全没有和白鸣这个心理阴暗的兽人狼狈为奸的机会。

    说起白鸣,这个男人既不是重生者,也不是被委托人找来的任务者,虽然也算众多任务者的目标人物,但他不是冷心兰身边人,对冷心兰没有牵制作用。

    所以,那些人应该不会觉得留着他有什么用的。

    只是,万一有人想留下他,以防在重生者无法控制的怒火中杀掉了方慧清的话,可能也会把白鸣藏起来。

    白鸣死没死呢?

    虽然童心兰不在乎,但是这是有关自己任务进度的事情,她得找机会搞清楚才行。

    “卡咔咔咔,擦擦擦擦擦”

    童心兰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竟然是方慧清拿起了山洞里的两枚石子儿,摩擦了起来。

    嚯,这女人,倒是知道怎么给自己找寻生路,怎么在绝境里给自己提高点身价嘛。

    之前方慧清不许童心兰提前告诉这个世界的人钻木取火的事情,现在,她抢先了……

    嘛,她会的东西,也就一个钻木取火了,或者说,其他东西有点记忆,但也不齐全,也不知道原料是什么,童心兰根本不害怕她抢先了什么。

    虽然这么想,但童心兰还是露出了不服气和不屑的表情,对方慧清说道,“卑鄙。”

    方慧清白了童心兰一眼,说道,“自己傻,怪我咯?我叫你别用,你就不用,现在怪我先教他们?”

    她以为这个洞里,除了童心兰,没有人懂得她说的语言,所以敢光明正大的讽刺童心兰,却不知……

    童心兰注意到,布源的眼神厌恶的瞟了方慧清一眼。

    而布谷,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异样,他是任务者,不会像重生者那样控制不了情绪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