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变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时间,青竹巷的人都知道郁家马上要和卫家结亲了。

    只是陈氏还没有等来卫家的媒婆带着提亲的礼物正式上门,先等来了汤太太。

    她进门就抱怨:“我不是说让你们等一等吗?你怎么就这么急不可待的。放眼整个临安城,有谁比得上李家,比得上李家二少爷。你可不能眼皮子这么浅,愿意给人当上门女婿的,有几个是好的。”

    这话说得陈氏心中生愠,她说话也就不客气了。

    陈氏慢条斯理地喝着茶,淡淡地道:“这要看是什么人家了。我们家姑娘啊,就有这样的福气。李家再好,你之前让我们等着,不就是因为李家也在考虑让他们家二少爷给我们家当上门女婿吗?不过是他们李家没有卫家有诚意,卫家赶到他们前头了。汤太太怎么能说卫家不如李家呢?”

    汤太太被呛得一噎。

    陈氏继续道:“汤太太想必还不知道吧?我们两家准备在中秋节之前把婚事定下来,到时候请汤太太来喝杯水酒,还请汤太太不要推辞。”

    汤太太灰头土脸地走了。

    陈氏朝着她的背影“呸”了一声,吩咐陈婆子:“把她喝了的茶盅给我扔了。”

    陈婆子笑道:“您何必这样动怒。就算是个旧茶盅,好歹也值几个铜子。不如留在家里,等着有行乞的路过我们家讨水喝,也能盛盅茶水。”

    陈氏冷笑,道:“给行乞的人用都埋汰了别人。”

    陈婆子嘿嘿直笑。

    陈氏自去督促郁棠绣鞋面不说。

    林氏得了汤太太的回话,气得脸色铁青,想嚷着这件事就算了,可想想还在家里闹腾的小儿子,和把她叫过去喝斥了一顿的婆婆,她说话都不利索了,道:“这郁家,太、太不识抬举了。”

    汤太太以为这件事就这样完了,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免和林氏生出几分同仇敌忾来,道:“可不是吗?那陈氏,更是张狂得没边了。不就是生了个女儿吗?仗着自己有几分颜色就这个瞧不起,那个看不上的。色衰而爱驰。她就不怕哪天招上门的女婿不听话……”

    谁知道林氏却翻了脸,道:“又不是纳妾?什么色衰不色衰的?”

    汤太太讨了个没趣,想着裴家的太太小姐都没有这样泼她的面子,心里也有点不高兴了,草草地陪着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郁家这边,郁文又请了几个人去打听,都说卫家家风好,几房之间互帮互助,卫小山更是个忠厚孝顺的,郁文这才算放了心,和陈氏商量起两家的婚事来:“既然卫家这样抬举我们家,我们也不可让卫家没脸。也不用他带什么过来了,定亲的时候我们这边拿一百两银子,两头猪,十坛金华酒,一担茶叶,一担米,四季的衣服你看着给置办好了。总之,不能让别人挑出什么毛病来。”

    陈氏有些为难地道:“一百两银子吗?还要布置新房,阿棠的首饰也要添一些……”

    一口气拿出来还是有点困难的。

    郁文笑道:“我已经跟佟掌柜说好了,他借我六十两银子,六分利,一年还清。你就放心好了。这些事我心里都有数,你只管去办就行了。”

    陈氏欢喜道:“佟掌柜这次可帮了大忙了。他有小孙孙没有?要是有了小孙孙,我给他们家小孙孙做几件衣裳。”

    “还没!”郁文道,“他正为这件事犯愁呢!你要是有空,可以和佟太太说说——你之前不是常去庙里吗?看看有没有哪家庙里灵验的,让佟太太也去拜拜。”

    陈氏犹豫道:“要说灵验,当数灵隐寺了。可灵隐寺有些远……”

    郁文笑道:“那有什么。等我们家阿棠成了亲,你正好没事,和佟太太一起去。还可以给我们家阿棠求个签什么的。”

    陈氏顿时来了兴致,和郁文说起杭州的美食来,还道:“你到时候也去,阿棠也去,我们家就当是去杭州城玩一趟。”

    郁文看到妻子这样好心情,连连点头,还真在心里琢磨起这件事来。

    不曾想,到了卫家媒人应该上门的时候,卫家的媒人却没有来。

    陈氏心中暗暗着急,想让阿苕去打听打听,又怕露了痕迹,让人以为郁家急着嫁女儿,于郁棠的名声不好,只能在家里团团转,偏偏还不能让别人知道。

    等在家里的郁文则有些生气,觉得卫家不守信用,对和卫家结亲这件事心里有了芥蒂,又怕陈氏急出病来,只得憋着气安慰陈氏:“人家说了今天过来,也没有说是早上还是下午,卫家离我们有四、五里地,若是有个什么事耽搁了,到我们家就是晌午了,难道别人还来我们家蹭顿饭不成?乡下人家,米精贵着,是轻易不在别人家吃饭的。”

    陈氏笑得勉强,弱弱地道:“话虽这么说,但不是应该早就准备起来,天不亮就出门吗?到了下午才来……”

    显得诚意不足。

    夫妻两人正在说着话,来帮着待客的王氏过来了。

    她见家里冷冷清清的,吓了一大跳,忙道:“怎么?卫家的媒人没来?”

    陈氏愁着脸摇了摇头。

    王氏脸一沉,道:“这可不是个事。我这就让阿远去问问。”

    陈氏拉住了王氏,道:“还是再等等吧!也许有什么事耽搁了。”

    王氏只得作罢,心里很不高兴。

    这件事自然也就没能瞒得过郁棠。

    她一愣,随后心里一阵轻松。

    觉得若是这门亲事就这样作罢了也没什么,她还可以继续几年这样轻快的日子。只怕家中的长辈心中不快,毕竟人也相看了,家里对卫小山也很满意。

    她去见了陈氏和王氏,见她们在她面前强装笑脸,不由对自己的不以为意生出愧疚,忙道:“姆妈,大伯母,好事多磨,没了卫家这门亲事,只能说我们缘分不够,您二位不必伤心难过。”

    “你这孩子,”陈氏打起精神来安抚郁棠,“大人的事少插嘴,你的婚事姆妈知道该怎么办,你好好呆在屋里把鞋面绣好就成了。”然后赶了她去屋里做女红。

    郁棠只得叮嘱双桃一声,若是卫家有人来就来报她一声,让她也知道他们家和卫家的婚事出了什么岔子。

    双桃苦着脸应诺。

    卫家直到过了午时才来人。

    而且是卫家的长子卫小元和媒婆一起来的。

    还两手空空,穿着素衣,在腰间系了根孝带。

    郁家的人心里咯噔一下。

    陈氏和王氏在屋里嘀咕:“卫家这是谁没了?他们家刚和我们家阿棠要说亲,不会扯到阿棠的身上吧?”

    王氏当机立断:“走,去看看!”

    按礼,卫小元先去见郁文。

    陈氏和王氏包括得了信的郁棠,都在郁文的书房外面听着。

    “郁伯父,”卫小元红着眼睛,满脸悲痛地道,“是我们家小山和郁小姐没有缘分,小山,小山他昨天晚上出去捕鱼,没回来,早上我们才发现,他,他溺水了!”

    “啊!”还准备给卫家一个下马威的郁文手一抖,茶盅落在地上,“哐啷”一声,茶水溅到了他新换的胖头鞋上。

    “怎么会这样?”他大怒,“你们家不知道他要定亲了吗?他还跑去捕鱼?你们家就缺这点银子?”

    他心里却直呼“完了、完了”,他们家阿棠刚刚和卫小山议亲,卫小山就死了,这“克夫”的帽子只怕是要扣在他们家阿棠的头上了。

    偷听的三个人也呆住了。

    郁文的话说得刻薄尖酸,卫小元刚刚丧弟,换个人都会和郁文吵起来。卫小元不仅没有和郁文吵起来,甚至连句重话都没有,还忍着悲痛道:“郁伯父,这件事是我们家不对。我之所以这时候才来,是因为来之前阿爹和我商量了半天,就是怕坏了郁小姐的名声。我爹的意思是,若是有人问起来,就说和郁家小姐相看的是我们家老三,但我们家老二出了这样的事,一时半会不能和你们家议亲了。你们家就说等不得,再给郁小姐寻门更好的亲事就是了。当初也没有说定是和我们家老二议亲还是和老三议亲。”

    “啊!”这又是个意外。

    郁文惊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屋外偷听的三个人,特别是陈氏和王氏,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这么好的人家……这么好的孩子……”陈氏甚至忍不住就呜咽起来。

    郁棠想到卫小山看自己时欢喜的眼神,也跟着无声地哭了。

    郁文和卫小元听到动静赶出来,看见三个泪如雨下的人,郁文不由重重地叹了口气,人慢慢地缓了过来,歉意地对卫小元道:“刚才是我说话有欠思量,你不要责怪伯父,谁遇到这样的事,心里都不好过。你也多劝劝你父母,节衰顺变。我等会跟着你去家里看看,让她堂兄去给小山上炷香。”

    卫家这样地讲道理,丧子之痛时还能顾及到郁棠的名声,他们应该心存感激才是。

    卫小元很是意外,看了几眼一面落泪一面劝慰着长辈的郁棠,心中一酸。

    这大约就是情深不寿了。

    小山知道郁家也瞧上了自己,一直兴奋得都不知道怎么好。

    可没想到,却出了这样的意外。

    若是这两人能成了夫妻,该有多好啊!

    不过,小山不在了,郁家没有避之不及,郁小姐还因他落了泪,小山泉下有知,想必也会高兴的。

    他想宽慰郁家的人几句,郁文已拍了拍他的肩膀,痛声道:“我这就去换件衣裳,让人唤了阿远过来,我和你到你家去。”

    卫小元犹豫地看了郁棠一眼,想跟郁棠说说自己的弟弟,转念又想,就算郁棠知道了又如何呢?不过是更伤心罢了。若是以后过得好则已,若是以后遇到不顺之时,总想着这门没成的亲事,岂不是让她以后也过得不安生。

    他最终什么也没说,朝着郁家女眷郑重地行了个礼,出了郁家的大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