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作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行!”郁文想也没想就拒绝了郁棠。

????郁棠和郁远均愕然地望着郁文。

????郁文道:“若是阿棠猜得不错,鲁信的死十之八、九与这幅画有关,我们都根本不知道这背后的人是谁,怎么能让裴家三老爷也惹上这样的是非?”

????郁棠脸上火辣辣的。

????她只想到前世裴宴是大赢家,却忘了前世的裴宴并没有掺和到他们家的事里来,甚至不认识她。

????父亲说得对。

????这幅画已经背上了一条人命,他们不能自私地把裴宴也拉下水。

????郁棠此时才惊觉自己的路已经走得有点偏了。

????她诚心地道:“阿爹,那我们该怎么办?”

????“你让我想想!”郁文苦笑。

????可以看得出来,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郁棠想起了鲁信。

????他应该也不知道这幅画里藏着这样的秘密吧?否则他也不会丢了性命。

????她回临安后,应该去给他上炷香才是。

????郁棠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心里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她试探地道:“阿爹,要不,我们让鲁伯父背锅吧?反正这件事也是他惹出来的,鲁家本家和他也恩断义绝,没有了来往,不会受到牵连。”

????郁文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想着三个臭皮匠,顶得上一个诸葛亮,郁棠自小就鬼机灵的,说不定真能想出什么好主意来,遂道:“你说出来我听听。”

????郁棠精神一振,道:“您想啊,鲁伯父因此丢了性命,那些人肯定来找过鲁伯父,要不就是知道画到了我们家,要不就是鲁伯父也不知道这画中的秘密,什么都没有交代清楚。我寻思着,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我们当务之急是得把我们家从这里面摘出来。我们不如就把这幅画给他们好了。”

????“你说的我都懂,”郁文道,“可问题是怎么把这幅画给他们?”

????郁棠笑道:“我们不是来了杭州城吗?等我们回去的时候,不妨跟别人说我们是来给鲁伯父收拾遗物的。那些人不是在我们家没有找到东西吗?他们听了这话,肯定会想办法把鲁伯父的遗物弄到手的。我们到时候就对外说要把鲁伯父的遗物都烧给他……”

????“咦!”郁远两眼发光,道,“这是个好主意!他们肯定会想办法得到这些所谓的遗物,这画我们不就送出去了吗?”

????郁棠连连点头,附和着郁远,对郁文道:“您不也说,那幅画是幅舆图,寻常的人别说看,就是听也没有听说过。我们不认识也很正常。到时候我们就说不知道这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岂不就可以从这件事里摘出来。”

????“说得有点道理。”郁文一扫刚才的低落,笑吟吟地在屋里打着转,道,“不过,事关重大,我们还得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但大的方向不会有错了。

????郁棠和郁远心中一松,不由得相视而笑。

????郁文则在那里喃喃地道:“就是得想办法瞒过那些人,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知道这画的秘密。”说到这里,他猛地停下了脚步,对郁远道:“这件事还是得麻烦钱师傅,让他想办法把画还原了。”

????“阿爹!”郁棠打断了郁文的话,道,“还原恐怕不太妥当——大家都知道我们家买了鲁伯父的《松溪钓隐图》。”

????是啊!若是有人问起他们家的那幅《松溪钓隐图》来怎么办?

????郁文问郁远:“那钱师傅既然是做这一行的,你能不能问问他,看他认不认识临摹古画的高手。我们请人临摹一幅《松溪钓隐图》来放我们家里。”

????这样一来,就万无一失了。

????郁远笑道:“鲁班门前弄大斧,请谁也不如请钱师傅——他就是这方面的高手。”

????“太好了!”郁文道,“我刚刚还在担心牵扯的人太多,保不住秘密。”

????郁远笑道:“您放心好了,人家钱师傅不知道见过多少这样的事,不然他也不会一发现夹层的画不对劲就喊了我去了。”

????郁文颔首,道:“那就这么办!”

????郁远应声收画,准备立刻赶往钱师傅那里:“趁着天还没有大亮,早点把这件事办妥了,我们也能早点安心,早点回临安。”

????郁棠却叫住了郁远,对郁文道:“阿爹,这件事急不得。我寻思着,既然那钱师傅是这方面的高手,一事不烦二主,我们不妨请他帮着把这舆图也临摹一份。”

????“阿棠,”郁文不同意,道,“我们不能再牵扯进这件事里去了,能离多远就离多远。不管这其中有什么秘密,我们都别窥视。有的时候,知道越多,死得越快,死得越惨。”

????郁棠温声道:“阿爹,这个道理我也懂。可我更觉得,靠谁都不如靠自己。我们就这样能顺利地把画交出去固然好,可若是那班人根本不相信我们呢?难道我们还指望着他们能大发慈悲不成?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也不可无啊!”

????这是她嫁到李家之后得到的经验教训。

????也是她重生之后下定的决心。

????靠山山有倒的时候,靠水水有涸的时候,只有把话语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才能见招拆招,永立不败之地。

????“阿爹,”她劝郁文,“您就听我这一次吧!什么事情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那些人知道我们发现了这幅画的秘密,他们会不会杀人灭口?会不会怀疑画是假的?我们总得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吧?就像鲁伯父,他若是知道这画里另有乾坤,他还会落得个这样的下场吗?别人不知道,我们可是知道的。他的确是不知道这画里秘密的,可那些人放过他了吗?”

????郁文和郁远都直愣愣地望着她,半天都没有说话。

????郁棠却在父兄的目光中半点也没有退让,她站得笔直,任由他们打量,用这种态度来告诉他们,她拿定了主意,就不会轻易地改变,也想通过这件事让她的父兄放心,她长大了,能担事了。

????良久,郁文严肃的目光中染上了丝丝的笑意。

????他看了郁远一眼,突然道:“郁家,以后交给你们兄妹两个了。我和你爹都老了,怕事了,也跟不上这世道的变化了。”

????“阿爹!”

????“叔父!”

????郁棠和郁远异口同声地道。

????郁文摆了摆手,笑道:“你们别以为我是在说丧气话,我这是在高兴。可见老祖宗的话还是说得有道理的。这人行不行,得看关键的时候能不能顶得住。你们都是关键的时候能顶得住事的孩子,我很放心。”说完,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声道:“那就这么干!”

????郁远和郁棠又忙异口同声地道:“您小点声!隔墙有耳!”

????郁文哈哈大笑,笑了两声又戛然停下,小声地道:“听你们的,都听你们的。”

????郁棠和郁远再次相视而笑,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喜悦。郁棠甚至觉得,因为这件事,她和大堂兄的关系骤然间也变得亲密了很多。

????郁远一面收拾那几幅画,一面打趣般地问郁棠:“你还有什么交代的没有?”

????郁棠因为父兄的同心协力,脑子转得更快了,她道:“阿爹,关于舆图的事,我有个主意。”

????郁文听着,来了兴趣,道:“你说说看!”

????郁远也不急这一时了,重新在桌边坐了下来。

????三个人就围着如豆的油灯说着话。

????郁棠道:“阿爹,我觉得鲁伯父有些话说得还是挺对的。比如说,他父亲曾经做过左光宗左大人的幕僚,说不定,这画还真是左大人的。”

????至于说是送的还是使其他手段得来的,那就没有人知道了。

????郁棠道:“所以我觉得,你若是打听舆图的事,最好去京城或是福建。”

????郁文听着精神一振,道:“你是说……京城藏龙卧虎,有见识的人多;左大人是抗倭名将,福建那边旧部多?”

????“我甚至觉得去福建可能更有收获。”郁棠继续道,“除了左大人那里,鲁家是不可能拿到这幅画的。若是如此,左大人已经去世十几年了,舆图不见了,左大人在世的时候就应该有人追究才是。这件事如今才事发,肯定不是朝廷的人在追究……”

????到时候肯定很危险!

????可若是这个锅甩不掉呢?

????他们必须早做准备。

????郁文和郁远都知道她未尽之言是什么意思。

????郁棠继续道:“这舆图上画着水,不是与河有关就是与海有关。至于到时候我们怎么说,我们反正要请钱师傅帮着临摹这幅画和这舆图,为何不索性做得干脆一些。原画我们留着,把临摹的当成鲁伯父的遗物。我们再把原画分成好几份,拿其中的一份悄悄地去问,就说我们无意间在整理鲁伯父遗物时发现的这幅图,请教那些人这图上画的是什么、大致画的是什么地方?不就行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把需要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以备不时之用。

????“不错!”郁文击掌,“就这么办!先把画准备好,免得临时生变,我们措手不及。”

????“但您也别勉强。”郁棠叮嘱父亲,“这件事可大可小。保住性命是最要紧的。”

????“你放心,我还要看着你招个好女婿回来呢!”郁文调侃着女儿。

????郁棠朝着父亲笑了笑,心情却并没能放轻松。

????她隐隐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她只希望这场风雨不会影响更多的人。

????郁远却赞赏地朝着郁棠竖起了大拇指。

????郁棠朝着他抿了嘴笑。

????灯花噼里啪啦一阵响,郁文正色地对郁棠和郁远道:“就照阿棠说的。请钱师傅帮着做三幅画,一幅按照我们之前送过去的《松溪钓隐图》还原,一幅临摹《松溪钓隐图》,一幅临摹那舆图。原样我们保留。先自己想办法看看能不能知道这舆图都画的是些什么,实在不行了,我先去趟福建,再去京城。我这就去找找之前相熟的人,看有没有要去福建的,去了福建也有个相熟的人打听消息。”

????这大约又要花家里的很多银子。

????还有郁远,长兴街的铺子到了年底就能造好,郁家的漆器铺子也要趁着年关重新开业,郁远要到铺子里帮忙,到时候谁陪她父亲出门?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都让郁棠头痛。

????但郁远不知道郁棠的担忧,见事情安排妥当了,高兴地起身,把那三幅画贴身藏好,出了门。

????郁棠暗暗舒了口气。

????能想到的,能做的,她都尽力而为了。

????尽人事,听天命吧!

????郁棠在心里在琢磨着,这才觉得自己饿得都直不起腰来了。

????她向郁文求助:“阿爹,我应该不用禁食了吧?我现在白粥都能喝三碗。”

????这件事解决了,郁文也轻松愉快起来,打趣着女儿:“哼,你以为你还能吃什么?禁食之后就只能喝白粥,而且还只能循序渐进,先喝一碗,没事了才能添。我昨天就跟老板娘说过了,她今天早上会给你熬点白粥的。”

????郁棠看了眼渐渐发白的天色,哀嚎道:“可阿爹,现在还没有天亮,厨房也不知道熬了粥没有,我都饿得头昏眼花的了,您能不能去给我买两个肉包子,我昨天出去的时候看了,裴家当铺前面不远就是我们下船的地方,是小河御街的一个小码头,那边肯定一大早就有卖早点的,肉包子不行,豆腐花也行啊!阿爹,我求求您了!”

????郁文呵呵地笑,去给郁棠买早点去了。

????郁棠趴在窗前可怜兮兮地等着郁文。

????郁文不止买了豆腐花回来,还买了肉包子回来。

????郁棠两眼冒星星。

????可郁文把豆腐花往郁棠面前一放,道:“这是你的!”随后塞了一个肉包子到自己的嘴里,声音含糊不清地道,“这是我的。”

????郁棠欲哭无泪,蔫蔫地喝了口豆腐花。

????还好她爹没有完全不管她,这豆腐花好歹是甜的,让她补充了点体力。

????至于老板娘熬的白粥,她也没有浪费,全都喝光了。

????郁文还刺激她:“你好好呆在这里做头花,记得给你姆妈也做一朵。我晚上准备和你阿兄去小河御街的夜市逛逛,到时候回来说给你听。”

????郁棠佯装恨恨地把针扎在了头花的花萼上,心里却像糖水漫过,眼角也闪烁着泪花。

????有父兄在身边,有母亲在等候,这样的日子,才是真正的幸福!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