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回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郁棠自然不知道大厅里都发生了些什么。

    她此时坐在裴家的花厅里,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那一溜箔金彩绘琉璃扇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郁远轻轻地拉了拉郁棠的衣角。

    郁棠回过神来,听见吴老爷正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服侍他们的小厮打听着裴宴的事:“……这么说来,裴三老爷是个没有什么喜好的人了?”

    那小厮大约觉得这话说得不对,又想不出什么词来反驳,沉吟道:“也不能这么说。我只是个在外院跑腿的小厮,三老爷就是有什么喜好,我也不可能知道啊!”

    吴老爷觉得自己这话问得有些让那小厮丢面子了,忙道:“哎哟,我们这不就是随便说说嘛,要我说,你是服侍过老太爷的人,以三老爷的孝顺,自然会高看你一眼。你只管耐心地等着,待三老爷除了服,肯定会有所安排的。”

    那小厮心里估计也是这么想的,听了高兴得合不拢嘴地道“借您吉言”。

    不过是个小厮,不至于巴结成这个样子吧?

    郁棠低声问郁远:“怎么回事?”

    郁远苦笑道:“吴老爷可真厉害,三言两语地,就已经和这小厮交换了姓名,还请他没事的时候带几个玩得好的伙伴去吴家的山里摘山核桃。”

    能伸能屈,郁棠很是佩服。

    郁远悄声问她:“你刚才在想什么呢?我喊了两声你都没有听见。”

    “没什么!”郁棠看着花厅里站着的两个小丫鬟,觉得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道,“回去再说。”然后转头朝卫氏父子望去。

    卫老爷和卫小元安静地坐在那里喝茶,听吴老爷跟小厮说话,神色平静,看上去已经从刚才的伤痛中恢复过来了。

    郁棠心中一轻。

    裴满陪着郁文走了进来。

    “阿爹!”郁棠欢喜,一溜烟地迎上前去。

    “郁老爷!”

    “郁世伯!”

    “叔父!”

    吴老爷等人见了,也都纷纷站起身来。

    郁文忙朝着众人行了个礼,道:“裴三老爷刚留我问了问我们两家和李家有罅隙的事,我据实以告。眼看天色不早,我就告辞了。”

    算是给了大家一个交待。

    吴老爷等人又向裴满问好。

    裴满一一向众人还礼,态度一如既往地既不过分热络,也不过分冷淡,想从他的表情里看出裴宴的用意,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大家寒暄了几句,裴满亲自送了他们出门。

    郁棠的好奇心却达到了顶点。

    过了穿堂,就到了裴家的边门。

    出了边门,就出了裴家。

    她跟在父兄的身后,脚在迈出穿堂的那一瞬间却忍不住回头。

    青翠掩映间,只能看见裴府大厅那灰色的清水脊两端高高翘起的檐角,看不到那五间的红柱大厅,也看不到大厅前那两株合抱粗的香樟树。

    真是庭院深深深几许。

    这青翠间谁又知道都隐藏了些什么呢?

    郁棠转过头,跟着父兄出了裴府。

    陈氏和王氏翘首以盼,早早就站在门口等着他们了。

    郁棠在路上就已经知道裴宴和父亲都说了些什么,一下轿子就直奔母亲和大伯母。

    “姆妈,大伯母,”她上前挽了母亲的胳膊,亲热地对王氏道,“没事了。裴家三老爷主持公道,把那两个流民和指使流民杀人的李家大总管都投了监,还要把李家大总管的三姑六舅都赶出李府。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助纣为虐了。”

    这已经是他们之前商量的最好结果了。

    “阿弥陀佛!”陈氏和王氏不由双手合十,念着佛号,“菩萨保佑!”

    郁棠抿了嘴笑。

    郁文和郁远走了进来,和陈氏、王氏打着招呼。

    “快进屋去,快进屋去!”陈氏道,“我准备了柚树叶子。”

    郁文满头黑线,道:“又不是我出了什么事,准备什么柚树叶子!”

    “我们家这不是犯了小人吗?”陈氏振振有词地道,“也得去去晦气才行!”

    郁文想了想,笑道:“你这说法好。那李家可不就是一股晦气吗?得除除,得除除!”

    王氏看着直笑,和陈氏拿了柚树枝给他们拍尘,算是去晦气了。

    陈氏收了柚树枝,朝两人身后望去,道:“怎么没见吴老爷?我也给吴老爷准备了一些。”

    郁文道:“他有事没有和我们一起回来。你派个人将柚树枝送到他们家去好了。”又想到今天吴老爷帮了大忙,叮嘱道,“再带几盒点心糖果过去。”

    陈氏连声称是,安排人去送柚树枝和点心糖果,郁文则和郁棠、郁远各自回屋梳洗了一番,重新聚在一起用午膳。

    王氏和陈氏这才知道在裴家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两人把李家大骂了一顿,又把裴家三老爷夸了又夸,陈氏再次感慨:“可惜我们家也帮不上裴家什么忙!最好是这一辈子都没有报答他们家的机会才好。”

    没有报答他们家的机会,也就是说,裴家一直都这么平顺,这也算是对裴家的另一种祝福吧!

    两家人坐在一起高高兴兴地用了午膳,郁文道:“大家今天都累了,先各自歇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郁棠和郁远齐声称是,郁远和母亲回了自家,郁棠回屋后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睡着,很快就被外面说话的声音惊醒了。

    她喊了双桃问:“是谁在外面说话呢?”

    双桃喜滋滋地道:“是马太太。马家大小姐马上要出阁了,马太太亲自来请太太和大小姐过府喝喜酒,还想请大小姐去给马小姐做陪客。”

    这原本就是和马秀娘说好的了。

    怪只怪她这几天只顾着忙卫小山的事,把这件事给忘了。

    郁棠拍了拍额头,起身让双桃服侍她穿衣,道:“只有马太太一个人过来吗?我得去给她问个好才是。”

    双桃一面服侍她更衣,一面道:“马太太和媒人一起过来的,说是想请了吴太太做全福人,谁知道过来才知道,吴太太回了娘家,要过两天才能回来。马太太准备过两天再来请吴太太。”

    吴太太是临安城里有名的十全人,很多人请她去做全福人,早年间她还来者不拒,现在名声出去了,请的人多了,她反而不随便答应人了。

    郁棠去了厅堂,马太太和陈氏有说有笑的,十分亲热。

    看见郁棠就朝她招手,给了她一个封红说是给她买零嘴吃的。

    这就是请她去做陪客的意思了。

    她当然是爽快地答应了。

    陈氏和马太太聊了会马秀娘的嫁妆,马太太还有很多事要做,坐不住了,叮嘱了陈氏几句“到了那天一定要来”,就和媒人一起告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