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教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裴宴见郁棠对自己的话置若罔闻,气得肝疼。

    他原本想,这样不知好歹的东西,他也别管了,就让她自生自灭好了。可偏生郁棠吩咐完了双桃,又凑到他面前,笑盈盈地温声道:“三老爷,我知道您不稀罕这些,也知道今天的事是我们家不应该。您就让我去买点好茶招待您吧,要不然我以后都会心里不安生的。素席也是这样,您还在孝期,不方便留您在这里多坐,总得让我们尽尽心,您要是觉得不好吃,就赏了下面的人,好歹是我们家的一点心意。”

    最最要紧的是,要让别人都知道郁家对裴宴的感激之情,在舆论上补偿一下他亲自来参加郁家开业典礼的委屈。

    只是这话她不能说。

    凭她的直觉,她要是把这番话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了,裴宴肯定是要翻脸的。

    裴宴看着眼前这张笑得仿若春花灿烂,又带着点讨好的面容,心里的郁气好像慢慢地消散了一些。

    算了!

    他一个男子,何必和她一个小姑娘家计较。

    再说了,谁年轻的时候不犯点错呢?

    要紧的是能改正错误。

    他不妨就指点她一下好了。

    裴宴面色微霁,轻轻地呷了一口茶,语气淡然地道:“让你的小丫鬟回来吧,我也不差你那口茶。怕就怕你家的伙计事事处处都替你当家,以为那五两银子一斤的茶看着和那五百两一斤的茶没什么两样,干脆就买了五两银子一斤的茶回来,被传了出去,让人家以为我喜欢喝粗茶,以后走到哪都喝那像洗锅水似的茶水。我难受,别人也难受。”

    什么意思?

    郁棠有点发懵。

    她已经吩咐双桃让人买好茶了,五百两银子一斤的茶他们家是买不起的,就算买半两回来待客也是没办法去充这个门面的,可也不至于买那五两银子一斤的茶来招待他啊?

    还有,什么叫以后走到哪里都喝的像洗锅的水,他难受,别人也难受。

    他难受能理解,别人为什么也跟着难受?

    郁棠望着裴宴锐利的眉眼,突然间明白过来。

    这家伙,是在讽刺她。

    她开始都没有听出来。

    可这怪她吗?谁出言讽刺还能像他那样,一脸的平静不说,语气还不高不低,不愠不火,淡然如水似的。

    难道说话都能不透露情绪的吗?

    郁棠在心里吐着槽,想把裴宴骂一顿都不行。

    这个人,如此地小心眼,如此地喜怒无常,她要是脑筋转得稍微慢一点,他不知道又会自己在脑子里瞎想些什么了。

    郁棠脑子转得飞快。

    茶叶……低廉……以为他喜欢喝粗茶……

    倒也与他一惯以来爱惜羽毛,喜欢装模作样的做派相符。

    至于别人难受,是指他往来无贫贱之家,别人家若想用粗茶招待他还得专程去买吗?

    已经过去了几息功夫,郁棠还没有想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可账房里静悄悄地,一开始在账房里服侍的小伙计早在她进来的时候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裴满和胡兴则低着头像个木头桩子,生怕有人发现了他们似的,双桃见到裴宴就直哆嗦,被她派了差事,立刻一溜烟似地跑了,她要是不搭话,这屋里就没有第二个声音,再过几息,她好不容易调节起来的气氛又要变得凝重起来了。

    和裴宴说话可真费劲啊!

    郁棠在心里感慨着,面上却不敢流露半分,只好胡诌道:“看您说的,礼轻情意重嘛!不管是五两一斤的茶叶还是五百两一斤的茶叶,总归是想让您宾至如归,都是一份心意……”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裴宴冷哼了一声,道:“这么说来,二两一个的门环也是礼轻情意重啰?”

    郁棠猝不及防地被裴宴这么讽刺一下,惊得差点一个趔趄,摔一跤。

    脑海里第一个念头是他怎么会知道那门环二两银子一个?

    第二个念头是裴宴难道想这个时候和她算这个帐?

    第三个念头是完了完了,以裴宴那倨傲的性格,肯定以为他们家是在糊弄他!

    郁棠来不及细想,先喊冤道:“三老爷,您误会了。送您那门环,是我的主意。是我和阿爹去古玩店里逛的时候,我瞧着那门环好玩,就想着让您也高兴高兴……”

    裴宴挑了挑眉,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道:“包得那样好,又说是在什么古玩铺子里淘到的,可见也是想当成重礼送出去的。那就别教收礼的人知道那是二两银子一个的东西啊?在我的铺子里买了东西送给我,也就你这脑袋瓜能想得出这样的主意了。怎么,如今还想在我的铺子里买了茶叶招待我?在我的酒楼里定了素席送给我?你那脑子里除了方便,能不能想点别的?礼轻情意重?我收到这样的东西,你来给我看看?我从哪里能找你们家的情意?”

    郁棠的脸腾地一下涨得通红。

    可这能怪她吗?

    整个临安城还有几家铺子不是他们裴家的。

    她倒是想买点好东西,可除了裴家的铺子,她能到哪里去买?

    心里虽然这样挣扎,可她的理智更清楚,这件事的确是她做得不对。

    至少,就没有什么诚意。

    可谁能料到他这么一个大忙人,会知道自己家那么多铺子里居然还有卖这样一个门环啊!

    郁棠不由惊骇,他不会是连他们裴家铺子里所有的东西都知道吧?

    这,这应该不可能啊!

    裴宴突然发现,郁小姐不仅有张灿烂的面孔,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也时时刻刻都在说着话,从来不会平静如水。

    瞧她看他的眼神,他不用动脑子都知道她在想什么。

    裴宴又忍不住冷笑,教训她道:“天下间没有能包住火的纸,你既然做出了这样的事,就要想到有被人戳穿的那一天。与其用什么礼轻情意重之类的话搪塞别人,不如好好想想送礼的时候应该说些什么?”

    郁棠唯唯诺诺地点头。

    可裴宴看她那样子,还是根本不明白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

    他想了想,索性开门见山地道:“什么事情都贵在真诚。你若是觉得那门环有意思,送礼的时候就要告诉别人这东西不值钱,就为图个好玩,随意装在个匣子里就行了。若是觉得那门环是个古董,送礼的时候就要把这东西的传承讲出来。像你这样敷衍了事的,二两的东西却装进十两的锦盒里,还是在别人自己家的铺子里买的,你说,谁会喜欢这样的礼物?”

    这是在告诉她应该怎么做人吗?

    郁棠完全惊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真的哦,裴三老爷真的是在告诉她怎么行事做人哦!

    郁棠立刻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有一种人,把你当自己人才会教训你。

    就像她第一次遇到裴宴,连她的解释听都不愿意听,可现在,他居然在指点她她哪里做错了。

    这可真是一步登天啊!

    可见她的努力还是有收获的。

    这世上还有比这更让人觉得付出是有意义的吗?

    郁棠觉得自己的眼眶都有点湿润了,忙表忠心道:“三老爷教训得是,我记住了。我以后一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她想到他那别扭的性格,又忙补充道,“我这就让人去把双桃叫回来。铺子里有什么茶叶,我就用什么茶叶待客,您也不是那挑剔的人。至于素席,还是要让人送您府上去的。但一定要定酒楼里能定到的最好的素席。”

    总算他的口水没有白费。

    裴宴的脸色又好看了一些。

    郁棠松了口气,又有些心疼她要定素席的银子。

    估计没有五、六十两是拿不下来的。

    而且素席向来比酒席还贵。

    难道银子就不能省一点吗?

    他不是要名声吗?而且是雅名吗?

    郁棠突然想到一个主意,为了家里的银子,她立刻斟酌地道:“三老爷,您看,我把隔壁酒楼的素席换成昭明寺或是其他庵堂的素席行吗?”

    这样格调够高了吧?

    而且寺里的师傅知道了这是给裴家送的素席,一定会做得又好又不怎么要银子的——若是银子要多了,还怎么向裴家化缘要香火银子啊?毕竟庙里打的可都是艰苦朴素的旗子啊!

    裴宴望着郁棠那双清澈如水却又时不时闪过一丝狡黠的眼眸,心情又好了一点。

    孺子可教!

    这小姑娘,聪明是真聪明,可惜落在了郁氏这样平常普通的人家了,父母没什么见识,也教不了她什么东西,倒是有点明珠蒙尘了。

    “可以!”裴宴觉得自己素来是个实事求是的人,好就是好,坏就是坏,既然郁小姐想出了个又省钱又风雅的主意,那自然是要肯定的。

    她就说嘛,裴宴这个人,明着喜欢朴实无华,骨子里实际上最喜欢的还是奢侈华丽。但不管怎样奢侈华丽,还得表现得朴实无华。

    郁棠觉得自己对裴宴又有了一层新的了解,他在她心里也变得亲切了起来。

    她立刻找了之前在账房服侍的那个小伙计去把双桃追回来,又去找了在后面库房和小作坊里看着的大伯母,请她派人去昭明寺安排素席,并小声叮嘱大伯母:“要让人知道这是我们家孝敬裴家三老爷的。”

    这不是在昭告天下他们家得了裴家的庇护吗?

    于郁家可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大伯母有什么不答应的。

    “知道了。”王氏笑着应道,“你放心,这件事我知道该怎么办。一定会办好的。”

    但郁棠还有些担心,忙道:“过之而犹不及。”

    “知道,知道。”大伯母若有所指地朝她笑了笑,道,“肯定不会让人非议我们郁家巴结裴家的。”

    郁棠抿了嘴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