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 安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坐下来说话吗?

????可这哪有凳子?

????坐在罗汉床上吗?

????不怎么合适吧?

????郁棠在那里纠结着,已有小丫鬟端了个黑漆枣红绒面的绣墩进来。

????她脸有点红,给老安人……不是,裴宴母亲这个样子,实际是让她没办法和“老安人”的称号联系到一块儿的,可喊裴太太也不对,裴夫人,裴老太爷好像只有个举人的功名,不能称夫人……但裴大老爷是在工部侍郎任上死的,工部侍郎是正三品。难道他就没有给母亲请封?再不济,也应该是个四品的孺人吧?

????郁棠不知道自己满脸的挣扎,还在那儿微微曲膝,行了个福礼,半坐在了绣墩上。

????老安人却看得有趣。

????这小姑娘,七情六欲虽不至于全上脸,有心人一看还是能看得清楚明白的。

????难怪遐光觉得她有趣,见她总是一个人闷闷不乐,叫了这小姑娘进府给她解闷。

????老安人在罗汉床上坐下,陈大娘亲自奉了茶点。

????她就抬了抬端着茶盅的手,道:“你尝尝,前几天信阳那边送过来的秋茶,看喜不喜欢?”

????郁棠喝了一口。就是普通的茶叶味,尝不出是什么茶,但回味甘醇,茶闻清香,应该是好茶。

????屋里的气温有点高,她又喝了一口。

????老安人见了却笑道:“怎么样?觉得好喝吗?”

????当然要说好喝!

????郁棠的话都到了嘴边,突然想起来时母亲的叮嘱,再看看老安人通身的气派,估计她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在老安人面前卖弄,接得上这句话,未必就能接得住下句话,就算是侥幸接住了下句话,那再下一句呢?

????她决定还是顺心而为。

????“挺好喝的。”郁棠规规矩矩道,“回甘醇厚。不知道是什么茶?我对茶不是太了解。”

????老安人有点意外,但看她一副老实样儿,暗中颔首,笑道:“信阳送过来的,自然是信阳毛尖。这是秋天刚摘下来的茶,就是俗称的秋露茶。”

????郁棠对这些是不太懂的。

????从前家里待客也就是龙井、碧螺春、庐山云雾之类的,其它的茶她都不熟悉。裴家富贵,历代都有子弟出仕,肯定是什么地方的特产都见识过,何况老安人出身豪门世家,见识更是不凡。

????她顿时生出请教之心,恭敬地道:“信阳只出毛尖吗?”

????老安人被问得噎了一下。

????信阳是不是只产毛尖这一种茶她也不知道。但能送到他们家的茶,应该只有毛尖了吧?

????这小姑娘是故意挑她的刺呢?还是真不懂?

????老安人睃了郁棠一眼。

????大大的杏眼黑白分明,明亮得像星子,忽闪忽闪的,还真是一副好奇的模样。

????老安人有些不自在地咳了一声,道:“这得问问胡兴他们。我这些年来喝的,只有毛尖。”

????那是自然。

????要送当然是送最好的东西了。

????郁棠诚恳地点头。

????老安人觉得话题不应该再围着她们家的事打转了,不然太被动,遂道:“听说你很会做点心,都擅长做些什么点心?”

????郁棠脸色一红,道:“是我姆妈很会做点心,我也就是在旁边胡乱搅和罢了,不敢当老安人夸奖。”

????老安人微愣,道:“上次送来的花生酥不是你做的吗?我吃着觉得还行。”

????郁棠有些心虚。

????花生酥是她做的,可并不是她想出来的,不过是前世吃过,又听别人说了做法,仔细回去研究了良久才有了今生的手艺。

????“那花生酥是我做的。”她脸色微红,“可这火候什么的,却是我姆妈在旁边帮忙看着做出来的。”

????老安人就有点失望了。

????她把人叫来可不真的是为了吃几颗花生酥。要知道,她甚至不必说,只要流露出想吃花生酥的意思,自有大把的人巴结承奉,会有人捧了花生酥请她品尝。她特意见郁棠,一来是儿子委婉的怂恿,她不想泼了小儿子的面子,想让儿子安心;二来也是不再做宗妇之后,孀居在这和鸣堂,日子突然安静下来,她一时不怎么习惯,想找人说说话。可如今见了郁小姐,却发现这位郁小姐除了一张脸是真好看,不管是说话还是性情都没有什么特别让人惊艳的地方。

????那就喝杯茶、赏些东西让人领了回去好了。

????老安人思忖着,问起郁棠平时在家里都做些什么,书读到哪里了,父母身体可还安康之类的家常话。

????郁棠一一笑着答了。

????那笑容,眉眼舒展,显得特别甜美。

????越看越好看。

????家里的几个小姑娘还真比不上。

????就是姻亲里头,也是头一份了。

????只是漂亮的姑娘容易寻,有头脑的姑娘就不怎么容易遇得到了。

????老安人微微地笑,想着再怎么也是儿子推荐给她的人,她无论如何也得找点值得夸赞的地方夸一夸,让郁小姐在仆妇面前涨涨脸面,以后来裴府能让人高看一眼。

????她一眼就看见了郁棠头上的樟绒并蒂莲绢花。

????“这花倒别致。”老人家笑道,“是从苏州买的吗?还是如今临安城也卖苏式的绢花了?”

????郁棠就笑着摸了摸髻边的绢花,道:“这是我自己做的。不过,却是仿的苏式的样子。老安人真是好眼光。”

????“哦!”老安人突然间就来了兴致,道,“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样一双巧手。”

????她自己绣个帕子都绣不好,就特别喜欢手巧的小姑娘。

????郁棠不好意思地道:“也不算是什么巧手,不过是闲着无事的时候打发时间的。”说完,她试探地道,“您要是觉得好看,我回去给您做几朵好了。不知道您喜欢什么颜色?什么样式的?我还会做蜜蜂、蝴蝶之类的,能停在花上,要不要我单独给您做几个,还可以挂在衣襟上,我感觉也挺有意思的。”

????“你居然还会做这些?”老安人惊喜道,“挂在衣襟上?怎么个挂法?”

????郁棠就细细地向她解释:“像蜻蜓,可以做得像真的一样大小,然后用些玻璃珠子做了眼睛,绡纱做了翅膀,再坠上流苏,当个饰物挂在衣襟上。”

????老安人听了非常感兴趣,道:“你除了会做这些,还会做什么?”

????郁棠笑道:“头上戴的基本上都会做,我还给我姆妈做过一条镶着宝石花的额帕。”

????孀居的人是不能打扮得太华丽的,但只要是爱美之人,就不可能完全不打扮。

????老安人道:“那你就给我做几朵素色的绢花吧?过几天是九九重阳节,家里的几个小辈都会过来给我问安。”说完,她想起今天已经是九月初五了,怕是来不及了,又笑道,“十月初一之前给我就行了。我到时候会和启明、遐光两兄弟去昭明寺给他们的父亲做场法事。”

????说完,她眼底微黯,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郁棠跟着眼眶微酸。

????想当初,她和李竣没什么感情,在李家守寡的时候想起李竣早逝,都会替李竣的父母感叹。老安人和裴老太爷在一起生活了三十几年,生了三个儿子,这会儿想起亡故的丈夫,心里不知道怎么难受呢!

????她忙道:“我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做绢花,家里还有几朵快要完成的。我让人先拿来您看看。等过了重阳节,我再给您新做几个好了。”

????郁棠为了应景,之前就做了好几个墨绿色和粉色的菊花,粉色不适合,墨绿色老安人应该可以戴吧?

????她在心里琢磨着。

????老安人已道:“你要是没空呢,就让家里仆妇送过来好了。你要是有空呢,就带着绢花到我这儿来坐坐,陪着我说说话。”

????郁棠恭敬地应了,想着遐光是裴宴的字,那启明应该就是裴家二老爷裴宣的字了。不知道十月初一的道场他们能不能也去给裴老太爷上柱香?

????她在裴府陪着老安人说了会儿话,见有婆子进来请老安人示下,忙起身告辞。

????老安人也没有留她,让她做好了绢花就进府,并指了计大娘:“你以后有事就找她。”

????郁棠恭声应了,随着计大娘出了老安人住的院落。

????计大娘这才露出欢喜的神色对她道:“郁小姐真是难得,我们家老安人这么多年邀过谁家的小姑娘进府?你回去了,记得跟你姆妈说一声。”

????以后郁棠不管做什么都有人帮衬了。

????郁棠主要是走裴宴的路子走习惯了,闻言并没有往其他事上想,以为计大娘只是单纯为她能讨了老安人喜欢而高兴,笑着向计大娘道了谢,回去就跟陈氏说了。

????陈氏喜得不知道如何是好,连声催促她去把做好的绢花都拿出来,尽量挑些素净颜色的送到裴家去。还找了裁缝到家里,给郁棠做了好几件素净的衣裳,还道:“第一次去人家家里做客穿得隆重些是敬重,若是常来常往,却是要入乡随俗,去见老安人就不好穿得太鲜艳了。”

????郁棠觉得老安人和裴宴一样,都不是怎么好亲近的人,自己能无意间因为绢花被老安人看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失宠了,倒不用为这件事特意去做衣裳。但陈氏不听,觉得就算是过些日子老安人的新鲜劲过了,多做几件衣裳换着穿,总归是好的。

????她也不和母亲辩解,只要母亲高兴就行了!

????郁棠从放绢花的匣子里挑了几朵样式比较好看的,重新换了个剔红漆的圆口匣子装着,去了裴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